《亦新亦旧的一代》简介

信息来源:儿童读经网  浏览:978次  添加时间: 2010-08-28 09:23:06
    本书初名《二十世纪青少年的思想与心理问题》。1977年9月出版,1984年3月改为《新旧的一代》。是台湾著名学者南怀瑾先生所作的专题演讲。 

    昔贤有言:“中国文化存,则中国兴;中国文化绝,则中国亡。”  

    如朽索之驭怒马  

    佛说:“菩萨畏因,凡夫畏果。”  

    “疯狂与镇静剂齐飞,颓丧与麻醉品并驾”  

    英、德、法、意等新型国家“外用强权,内唱公理”之军国主义的出现。同时又变更民主的专制为独裁,假借公理的正义为侵略。<坡注:“社会达而文主义”用以解释西方工业文明初部发达时带来的社会现象是蛮合适的,弱肉强食即“适者生存”也,故美洲澳洲的土人、非洲的黑人、“八国联军”、“大日本帝国皇军”铁蹄下的中国人以及希特勒“最优秀日尔曼”制下的犹太人等等“不太适者”就活该倒霉了。这是种毫无宗教背景的“纯科学伦理”就是一种不折不扣的强盗逻辑。没有基督倡导的“博爱”。爱国主义,谁能说当年的希特勒不是一个很好很热烈的爱国者呢?>  

    总之,自十九世纪末期到二十世纪初期的中国青少年们,也就是现在大家所听到看到的中老年人,有如一群拆除旧式违章建筑的拆除大队,又像一批收拾垃圾的清洁人员;当他们年轻力壮的时候,大家拿着锄头板斧,想为后代开辟一条康庄大道,建筑一个新的文化乐园。谁知正当开工的时候,忽然有人放了一把野火,最后只剩下一片荒凉,百无一就。后来跟着来了一批小孩子,看到这幅图景,便不知所云的大骂这些前辈的老少年们,“无能”、“不负责”。他们愈看愈有气,于是就光着屁股、跳着脚,乱跑、乱骂,胡来一起。哭着、叫着、骂着,一无结果。大伙闹倦了,茫然一片,只好横七竖八,躺在地上耍赖,自称乐天知命而不忧了!这样一幅画面,足以代表了二十世纪的东方和中国历史文化“留取丹心照汗青”的册页,也就是形成现代青少年们的思想和心理上的一片空白的成因之一。<坡注:失落的传统--------中国文化传统的根基到了近代不外道释儒三家,堪称国学。但因为西方列强的大肆入侵侮辱而促使世纪初的知识分子们得出“全盘西化”的努力方向,大刨“孔孟之道的祖坟”,力斥国学。这是国学受创的开始,后来在大陆更有反右、文革之浩劫,于是“全盘西化”理想近于实现,其实“西化”得并不彻底,而“中学”却被成功地截断,我们没有了“国学”,没有了文化。现在领导文化的文人,没有儒学、没有道学、没有佛学的知识基础,也许还有些弱智者还会习惯成自然地称孔子为“孔老二”呢。这是一个无根“文化”的时代,大陆文人们连象样的武侠强盗小说都作不出来了。>  

    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了东方的一幕悲剧,但也同时裁判了西方欧洲的命运。意大利、德国、法国,乃至在十九世纪中号称无落日的英国,都相继没落了。残余的欧洲文化,除了一些历史的陈迹供人凭吊以外,过去号称列强的欧洲“诸侯”之邦,如德、法等国,只剩下“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里人”的女多男少景象,使人感慨唏嘘而已。  

    “十年风水轮流转”,目前震惊世界的西方文化,只有美国的金元与科学、它建国将近两百年的年轻历史、美国式的民主和自由。运用着这些本钱,美国小开们后来居上,用毫无领导世界历史的经验,加上“信道不笃,为德不果”的作风,来摇荡乾坤,埤<坡注:提手旁>阖樽俎。然而不论美国的文化是如何的幼稚和浅薄,在二十世纪的最近三十年来,它对于中国和东方,以及其他的科学文明和工商业落后的地区而言,却实在有左右影响的足够力量。<坡注:相比之下,欧洲人往往认为他们较美国人有更多的文化,比如说艺术等,在他们看来,美国人是一群粗鲁无知的暴发户,我听说在巴黎人们都不说英语,会说也不说,大概是认定说英语、尤其是美式英语有失身份罢。可谁奈无所不在的美国军队何?现在它是适者,中国的有志青年们都正忙着考托福或办签证呢。历史的演变蛮符合达尔文的“适者生存”说,中国的传统文化里查不到“炮舰政策”之类的概念,国人到是用血的代价学到了“落后就要挨打”的经验,于是国学的劫难开始,至今未完结。今天的美国更创造了“人权大于主权”的强盗逻辑,以此将工商业“文化”强制推行于全球,其势猛不可挡,这就是全人类的命运和业报?!>  

    四年前,一位美国某大学的社会学教授,在暑假期间访问东方。。。他问道:“中国经过几次等于亡国的时代,但是这个国家、民族、文化,不但没有亡掉,而且每经过一次历史的灾难,反而更加光辉而强大,这在西方历史上,几乎是绝无此例,这是什么力量?”我当时简单明了地答覆他:“这是文化统一的力量。”他听了,虽然手里不停地在作笔记,但是他的态度充满了怀疑。<坡注:异族统治中原的历代,均没能阻断中华文化的长流,外来文化注入中华文明的巨流乃是印度来的佛学,整个被移植整合入中国文化的机体内。但近代在中国大陆入侵的西方工业文化却造成了国学道释儒三家的几乎断绝,将来结局如何且拭目以待。若依我的感觉,则中国文化绝,绝对末法时代就来临,人类休矣,若中国文化兴,则人类社会阳光明媚,但佛祖说的末法时代预言会落空?难、难、难!!!>  

    美国。。。“民有、民治、民享”的立国精神。但无论如何讲究的自由和民主,在先天的骨子里,都潜在有工商业化的利益和价值的成分。立国之初是如此,到两百年后的今天还是如此。说句老实话,你们现在的民主政治,幕后的操持者,仍然不能离开工商业资本威力的背景。诚然!美国到目前为止,对其他地区,还并无太大的领土野心,但不能说没有占有市场的要求啊!<坡注:如里根总统在自传中说的,如果说有占有他国领土的野心,则在二战结束时美国已占领了地球上的大半,而美国人都撤出了。以日本为例,实际上现在经济发达的日本还反而占了美国的不少市场。日本的麻烦是成了美国社会制度的翻版,现在整个日本忙成了一窝热锅上的蚂蚁,物质发达而人为物驭精神退化。美国好像是一个靠吃方便面撑大的大家伙,麻烦的是它正试图强制性地夺下所有人的食物,要他们过上天天吃“禾大壮牌方便面”的幸福生活,不惜以炮舰政策去强制推行这种美国暴发户所理解的幸福生活,而谁也拿它没办法。>  

    欧洲的国家,如英、法、德等国,虽然抱着传统的自尊,始终存有看不起美国的心理,但在历史演变的时代趋势中,也仍然脱离不了美国风气的回旋波荡。<坡注:其实美国模式的出现和泛滥,乃是早年欧美的工业革命之必然结果,这结果用一首刘以达哀叹臭氧层破洞的吓人歌名来表达叫--------《我的天》!!!>  

    中国的抗日战争。只因日本一念之差,毁了中国,也毁了整个东方的文化。<坡注:当年日本在明治维新后迅速崛起,在军事上达到了与欧美列强平起平坐,可以说在“以夷学制夷”上做得很成功。但历史演变到今天,日本人有没有收获到幸福呢?我有位朋友近日从东京回来,感叹到:“至少我是不愿住在那儿,东京地下都挖了四层地铁,不少人们忙得在自动扶梯上还跑步,整个城市象一个庞大忙乱的老鼠窝、蚁巢,这个民族已经彻底疯了。”这话是否完全属实我不敢下结论,但我知道不少中国人都以去日本谋生或镀金为荣,不是象二三十年代的一些先辈那样为了振兴中华而去学洋务,而中国也正在向这现代化努力迈进。螳臂挡车难上难,奋力自救、随缘救人罢。>  

    英、德、法、日过去了,现在便轮到美国最吃香。但是,我们盲目追随这个历史太过年轻、有冲劲、有干劲而文化太过幼稚的朋友,崇拜它的裸体美,倾心它的纸醉金迷,实在和玩弄火山上美人一样的可怕。<坡注:最后一句没有抄错。但历史似乎服从达尔文的弱肉强食规律,武力至上,文化深厚的人群也免不了屡屡屠城之祸。比如说当年的蒙古野蛮人硬是用纯武力统治四野,独霸天下。但由此反观历史,蒙古帝国因为其没文化而终于消失得无影无踪,只留下了字典中的“黄祸”一词足以让成吉思汗的子孙们去引以为豪。“大清”帝国也只留下了“格格”之类的垃圾。东方文化真的会取得未来普救天下的胜利?难说难说,但东方文化在智慧上的高明博大之优越性是无庸质疑的,比如最精彩的关于“了脱生死自救”的操作方法在西方科学文明中就根本是空缺着的,故有大智慧的西方人要么痛苦异常、要么醉心于东方之学。今日的美国佬真有几分象当年的蒙古勇士,看来这地球上人类的苦还有得受。倘若将来东方文化不幸灭绝,则“绝对末法时代”至,人间沦为地狱,苦也苦也。>  

    我也常常听到我们自己的朋友,很得意地引用英国前任香港总督葛亮洪在美国的演讲,他认为“十九世纪,是英国人的世纪;二十世纪,是美国人的世纪;二十一世纪,将是中国人的世纪。”可惜我没有亲自听到,同时很难百分之百证实这句话,,。<坡注:老子云“远曰反”,也许工业文明走到极端而人类又没被灭绝的话,人类真有可能重寻“返朴归真”的路,那时东方古老的文化就有用了,目前未来还在迷雾中,只知道到处都是核弹的目标、臭氧层破了洞、物种日愈灭绝、气温逐渐上升、忙碌的人们不断往死神嘴里跑等等。人类整体还缺乏理智的自觉。>  

    内政上,在“美式”的民主和自由的旗帜下,弄得全国充满了黄(色情泛滥)、蓝(工人问题)、白(吸毒与服用麻醉品流行)、黑(种族问题)等各色危机。<坡注:九九年还发生了多起一些人被生存压力逼得精神紊乱从而举枪在学校、股市、甚至幼儿园乱扫射的案例。还有美国人的生活总与炸弹有着不可分割的联系。现任总统和其夫人的风流韵事广泛流布家喻户晓,正象征着美国模式的“高度文明”。美国真是工业文明所造就的“天堂”。>  

    所谓“美国式民主和自由”的特征,正如他们一位从工商业起家的名言:“世界上最大的学问,便是如何让别人把口袋里的钱,很高兴地送到我的口袋里。”<坡注:巴尔扎克一定会认这种聪明人做老葛朗台的正宗嫡系后代。严肃地说一句话:“世间最大最重要的学问,便是想办法从死神手里逃脱,而佛祖老子都是这教导脱狱的高手。”>  

    “学而优则商,商而优则仕。”  

    国者,人之积;人者,心之器。  

    今天的美国,仅是西方文化零落中的一颗经天慧星,它是科学文明的实验场,并非就是整个人文文化的指标。<坡注:这经天慧星之说,用于比喻当年横扫天下的蒙古帝国也正好合适。只是不知人类这一大群用于作这试验的小白鼠会不会在这试验过程中被彻底灭绝,不管核武库还是天空的破洞,可都不是闹着玩的。>  

    中国古史上的有名的唐尧是圣人,但是他所生的儿子丹朱,却是一个不肖之子;瞽叟不是好人,他的妻子也很坏,但是他们所生的儿子虞舜,却是圣人。<坡注:的确,人类的智慧、艺术才能等等秉赋往往并不能传给子孙,比如爱因斯坦、牛顿等人的子女并非智商过人者,这种例子不胜枚举,这现象用现代遗传学完全不能解释,可用佛法中的轮回转世说就好讲了。有些人比如美国通灵大师普拉什更发现一些游荡的特种灵魂会围绕帮助某些幸运者进行诸如艺术创作之类的工作,这就解释了少数从无艺术经验者会不知不觉画出毕加索人等风格的画来,并能在国外卖高价。换句话说,有些人到庙里找观世音菩萨求子,这很有道理,若不作一些努力,孕得一个较次的灵魂体甚至是冤家恶魂可就惨了。>  

    在中国文化中,对于家庭教育,列有明训的,最早莫过于《礼记》。我总希望自己的国人、自己的民族,都能先行深切了解自己的文化。至少,也须人人一读《礼记》的重要部分。  

    自汉文帝、景帝以后,“以孝道治天下”的教育精神,便已逐渐奠定基础。。。到了魏文帝以后,竭力提倡孝道,由此使得历代帝王在政治思想和政治措施上,形成了“圣朝以孝治天下”的名训和准绳。  

    “求忠臣必于孝子之门”  

    “以孝道治天下”绝对没有错,而且“孝道”是中国文化的特征。<坡注:的确,“孝”是中国独有的强烈概念,在西方文化中只有“爱”,而且随着物质文明的进步而将这“爱”的范围日愈向“性爱”上收缩。李安的名作《推手》对这一点揭示得很深刻。但是,在今日的中国,随着传统文化的被“打倒”,“社会科学”日益进步,这“孝道”也日见淡漠了。也许有一天社会按西方国家的模式进化到相当的程度时,老人们会怕“老”,如在西方社会一般流行穿艳,以图挤入年轻人行列。在美国“您老人家”可不是一句尊称。在西方一则教育文化中几乎没有“孝道”这一版块,二则年轻人都忙得脚不点地自顾不暇,故将“孝”扔掉也是“社会进步”的必然,所以流行说“美国是儿童的天堂,青年的战场,老年的地狱。”但别忘了人人都会成为老人,社会真的在进步吗?科学文明的高度发达究竟有没有让人们得到日益幸福的生活??!>  

    孟子说过:“不孝有三,无后为大。”  

    到了隋、唐之际,唐太宗承袭隋朝取士方式,创立了考试制度以后,才得意地说出:“天下英雄,尽入吾彀<坡注:音gou4,牢笼、圈套之意>中”的豪语<坡注:《儒林外史》作者有极精辟的反洗脑说法>。从此,考试取士的方法,便演变而成为宋、元、明、清的科举考试制度。于是“三更灯火五更鸡,正是男儿立志时”、“十年窗下无人问,一旦成名天下知”<坡注:范进大叫曰“我中了!”发了疯。>等功成名遂的颠倒梦想,便深植人心,永为世法了。到了清代末期,以八股制义的“考试”取士制度,流弊丛生,而教育思想也陈腐朽败,,,。  

    由“洋学堂”的称呼开始,一直到现在三级制的学校制度而至于研究生院等为止。教育是真的普及了,一般国民的知识水准是真的提高了。但是知识的普及,使得一切学问的真正精神垮了,尤其是中国文化和东西文化的精义所在,几乎是完全陷入贫病不堪救药的境地。<坡注:这种沿袭至西方的教育体制培养出的大抵都是只懂某单一学科的专门家,只有专业知识,读的书大多均是专业书,是所谓“有教育没文化”的人才。西点军校的教授若得知中国古代的名将岳飞等居然同时是诗人一定会感到十分惊讶。>  

    现在我们的教育,愈来愈普及,知识的范围也愈来愈普遍,实非前三十年可比。但是我们青少年们的学术思想,以及“见义勇为”、挺身而起“救亡图强”的精神和心理,却远不及上一辈的老少年们。因为我们模仿物质文明的进步,促使求安于现实生活的享受逸乐之中,已经心无旁骛。穷追工商业的发达,以争取经济的富裕,在宝贵而紧张的时间潮流中,更无余力去好学深思。因此养成社会风气,盲目地重视自然科学的技能,对于人文思想的研究,几乎视为是奢侈、浪费。大家却没有看到未来世界的局势,由于自然科学畸形的发达而更发达,进步而更进步的后果,它将会促成人文文化的“狮子身中虫,自食狮子肉”的悲惨局面。<坡注:借助于现代工业文明,人类如癌细胞一般地疯狂腐蚀破坏地球环境,并因太多的胡作非为而招来越来越恐怖的天谴,“爱之病”也许仅仅只是一记警钟。>  

    当时在“家塾”中发蒙的学生,读的是什么书呢?大致约分两种情形:  

    如果是以读书考功名的,一开始,就很可能是读《论语》,其次《孟子》,其次《中庸》,其次《大学》。由六岁到九岁之间,关于以上所列的四书,必须要背诵得滚瓜烂熟,以备应考“童子试”的初步考试。至于《幼学琼林》、《千家诗》、《唐诗三百首》等,也是应读的课外读物,而且都须要背诵熟练,以备不时之需。  

    如果只以读书认字为目的,一开始,便读《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神童诗》、《增广昔时贤文》等等,各随所便,并不是规定一律。  

    至于吟诗作对,那是“发蒙”两三年后的必修功课。。。大约十几岁的年龄,学会作诗,那是并不太难的事。至于是否能够作得好诗,却是另一问题。<坡注:中国传统中,诗歌是极普遍的修养,西学东渐后的今天,读诗写诗的风气均大减,尤其是今人写的新体诗,其功力见识智商都很有问题。>  

    从小学一年级开始,拼命教儿童们背诵现行课本上的许多大可不必要的知识,来准备月考和期考。因此弄得有心“望子成龙”的家庭,比较上进的子弟,“三更灯火五更鸡”背书作功课,比起科举时代的考功名、背“八股”,更加严重。  

    有一次和一位学师范教育的同学谈天,偶然讲到这些问题,我问他说:“我们现在教育的真正价值在哪里?”他叹了一口气,笑着对我说:“为了考试。” <坡注:而这考试,往往是骑自行车的人被考如何炼钢作车架、自行车车条有几根、车轮直径有几厘米之类的问题。如果你只是一个骑自行车的绝顶高手,保证会吃零分。考人者成了一种施虐者。现在的读书少年,已几乎被剥夺了快乐的童年。>  

    老实说,这几十年来,如果只靠普通学校教育的方法,恐怕中国文化的精神,早已沦陷无遗了。<坡注:的确,现代的教育体制里,绝对培养不出硕儒、道长、法师,儒道佛三家皆亡,还有什么中国文化可言?相声?!也灭了,为什么?断了其干,还哪来的末?百年前开始的这场“文化战争”,到现在为止,也还是东方文化被抑制得几乎窒息的,不知在下一个世纪会不会有其浮出水面的机会?现在不少西方人反而开始关注研究学习推崇东方文化,这真是一个莫大的讽刺。在今天有几个中国的“文化人”能了解国学就是以道释儒三家为主干的?提到中国文化大概都认为就是京剧相声说书武打之类末流。> 
(未完)

爱和乐汉字宫爱迪英语儿童中西文化经典导读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400-6610-576 Email:hzgshop@163.com 电话:0592-8589187 地址:厦门市前埔东路6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闽ICP备09030269号 版权所有©(儿童识字)汉字宫订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