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明:中国人应该重新读经

信息来源:儿童读经网  浏览:1309次  添加时间: 2011-05-10 10:15:50

新年伊始,两则中小学生阅读的古文作品被删减的新闻同时传出,一则是上海初中语文课本中苏轼的《黠鼠赋》被删去三分之一,另一则是湖北省部分学校专门对《三字经》等经典文本进行了删节,重新编排后发给学生学习。

语文教材这些年来删删改改,几乎每一次都受到社会的瞩目,这一次针对古典名作的删改,同样也遭遇争论,本报采访了正在台湾做访问学者的著名学者陈明,他认为,对于把人文经典编入教科书,是社会发展或者说回归正常的标志,但对于内容,我们应该带着温情与敬意虚心接受,即便是某些内容不合时宜,也应该通过老师的讲解,或者注释阐述来获得解决,这样不仅可以使学生获得历史感,还可以训练提升他们的分析辨别能力。是社会发展或者说回归正常的标志。

不应失去的历史感

晨报:一些地方对经典古文作品进行删改,你如何看待这一现象?

陈明:这些地区教育部门的动作,我首先是从正面去看的。因为这意味着经过他们删改的洁本,进入我们的公共教育体系就是正式合法的了。这难道不是一个很重要的进步?至于他们编辑工作水平如何、原则怎样,又是次一级的问题,可以进一步讨论。

晨报:不过这些删改动作已经引起了争论。

陈明:简单说,作为人文经典,就目前来说,我们还没有东西可以替代它们。所以,带着温情与敬意,虚心接受,才是最重要的。如果老师能告诉他们,之所以不简单删除这些,是因为出于对历史的尊重、对作者权利的尊重和对作者判断力的信任,相信他们的思想会一下子成熟很多,对老师和历史传统也会一下子亲近很多!退一步讲,这样删改是不是也有可能是出自商业利益的考虑——谁掌握标准,某种意义上就掌握着市场准入的许可权。保障利益无可厚非,就怕为了竞逐利益,所有的出版社都按这个标准去删改,若干时段之后,这些传统蒙学经典的全貌就再也找不着了。当然,但愿这只是我自己心理阴暗、杞人忧天。

经典不是二元对立

晨报:那么,给学生读的应该是完整的经典,还是一个被整理过的经典?

陈明:完整、整理,都有一个理解的问题,不能一概而论。蒙学读物,本就考虑到了小孩的心理特点、认知水平以及内容的道德价值,完整性是不需要调整的。这里说到的删改,应该主要是指向道德价值吧?价值观是有领域区分和层次排序的,《三字经》等经典与“八荣八耻”肯定不在同一个层次上。若考虑到接受能力,我觉得人生识字糊涂始,人文的东西本就如冲积平原,不知不觉地就累积起来了。

晨报:倘若不删改,却和现实有出入,怎么办?

陈明:像“书中自有黄金屋,书中自有颜如玉”,可以跟孩子做历史和抽象的分层解说,同时现身说法,比如说以前是读书做官,现在爸爸书读多了做不了官也不想做官,逗得笑声满屋,有什么不好?一定要说出个所以然来,岂不太没趣?“昔孟母,择邻处”,删改的理由据说是环境决定论或者以邻为壑,显然把启蒙教化当成哲学课了。“住要好邻,行要好伴”,非要改成“一帮一一对红”?又不是思想政治学习班。我不赞成“精华”与“糟粕”的二分法——哪有这么简单的事!一定要这样分,如果不是无知,就一定是傲慢。标准来自共识。回归生活回归常识,共识就比较容易达成了。这说起来很复杂,做起来很简单,只要有诚意。

人文教育越来越被看重

晨报:这些年,很多地方在自发或者有组织地进行少儿读经,能不能介绍一下您所见的少儿读经的情况?

陈明:我接触过不少与读经相关的东西,从教材、组织者、学者、官员到家长、孩子。我感受到了家长对人文教育的重视——不是以前的学好数理化走遍天下都不怕的简单狭隘了。这是社会发展或者说回归正常的标志。就我见到的情况看,我觉得都还不错,无论作为公益、作为商业或者学校主持,我都感受到了某种文化情怀、某种理想主义精神、某种责任感。有时我想,如果主流教育系统能够参与进来,整体规划协调,我觉得会更好。

晨报:就作品整体来说,如何有选择地推荐给学生读?

陈明:这里谈的是《三字经》属于蒙学教材,并不是经史子集意义上的经。《三字经》、《百家姓》、《千字文》等,作为启蒙读物本就是历史筛选的结果。这跟读经虽然有一定关系,但并不是一个概念。至于儒道墨法以及各宗教经籍,我觉得都可以读点,都应该读点。

传统不是现代的对立面

晨报:少儿读经也一直有人反对和批评,反对的理由主要有哪些?

陈明:反对的人有几种,所谓的自由主义者,从反封建,反蒙昧出发。他们将传统文化与现代性对立起来了,实际二者关系不这么简单。还有一些人是从政治的角度反对,认为国学热是当局提倡的结果。还有一些老左派,也是把传统文化视为正统意识形态的对立面,这些人的神经都有点过于敏感,因为实际上根本不是那么回事。

晨报:有没有具体的事例,您的看法是什么样的?

陈明:蒋庆编的读经教材是很不错的,如果说有问题的话,就是太深了点,注解太少。但是,它遭遇到的阻力却是来自左派。有个很著名的人,还打过我的小报告,给有关方面写信,说是“企图以复兴儒学(教)来替代中国近现代革命文化和社会主义文化”。还有,人大有个教授一贯反传统,嘲笑读经,这次又出来写文章反对对《三字经》的删改,如何如何,这种情况我就不是很看得懂了。

著名学者陈明

我们应该发起读经运动

我个人认为,《三字经》、《弟子规》、《神童诗》等传统蒙学读物是很精彩的。记得70年代初我上小学时,报纸上经常整版整版地批林批孔,其中就有《增广贤文》和《三字经》的原文、解释、批判,跟现在的教科书什么的一样。十几岁的我只看原文和解释,不看批判。为什么?原文精彩,从意思到文字,看得心动、浮想联翩!那是一个与学校各种知识课程大大不同的人文世界!我也带儿子读过《三字经》,可能是迪士尼之类的太多了,他远不像当初我那样来神。但现在长大了,他偶尔也会用里面的句子作论据跟我争论。

但是,如今仍有非常多的人反对和批评少儿读经。有次在武夷山,当地学校组织几个学生给我们背《弟子规》,袁伟时先生过去问“孝悌”是什么意思?孩子答不出。然后他就在会上说,都不知什么意思,背有什么用?我说,“夜来风雨声,花落知多少”他们也不知什么意思,是不是也就不要背了?西方家庭给孩子讲《圣经》,难道能讲得清“神的灵运行在水上”?那你为什么不去反对、追问?表面看他是要维护思想自由反对禁锢孩子心灵,但本质上是一个文化偏见的问题。

至于现在很多地方自发或有组织的读经运动,我觉得是好事。近代以来我们的学校对教育的理解比较偏于知识传授,对人文教育的理解肤浅,所谓的品德课实际成了思想教育或世界观培养,是以政治需要为导向,而不是以人格养成为目标。读经运动实际是人在意识到自己这一内在需求之后进行选择的结果,它由社会发起,正说明体制内这一维度的缺失,而现在体制内的力量也意识到这一点,并正面应对,首先是好事,好事要做好,则还需要一个过程,这应该也是社会的期待。

本版撰文 周怀宗

台湾教材

70%是古文

晨报:您在台湾讲学,就读经方面,所见如何?

陈明:台湾没有“文革”,还搞过文化复兴运动,所以,传统的根基远比大陆深厚。前几天在东海大学演讲,临时做了一下调查,四个同学,有三个把儒家价值排在对自己影响的第一位!要知道这是一所教会办的学校,校园里有一座非常漂亮的教堂。

台湾读经,在学校里、家庭内就自然完成,因为儒家的“四维八德”即礼义廉耻、忠孝仁爱信义和平是他们坚持的主流价值。他们的大学通识课,儒家文化比重很大。中学语文教学即国文课,教学目的是“培养阅读文言文及浅近古籍之兴趣,增进涵泳传统文化之能力”、“研读文化经典教材,培养社会伦理之一是及淑世爱人之精神”。一个高中生说他“每周约有15—20课时国文课,约有70%是古文”。即使在搞“去中国化”的民进党时期,其古文课时比例也达到60%,远远高于大陆这边。我当过中学语文老师,对上白话文课和文言文课的感受区别记忆犹新:古文课自己愿意讲,学生愿意听;白话文课则学生不愿听还没法说,因为自己也不愿意讲——没东西可讲!

大陆读经运动的一大推手就是王财贵先生。他是新儒学大师牟宗三先生弟子。我们这里这些年来兴起的古文今译实际也是从台湾传过来的。我甚至认为他们做得也更好。


爱和乐汉字宫爱迪英语儿童中西文化经典导读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400-6610-576 Email:hzgshop@163.com 电话:0592-8589187 地址:厦门市前埔东路6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闽ICP备09030269号 版权所有©(儿童识字)汉字宫订购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