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財貴-記誦和創造力之間存不存在矛盾

信息来源:王财贵  浏览:1164次  添加时间: 2011-06-22 10:17:32

實在,這是很輕易解決的題目,由於這是個假題目,這題目的產生是因為思索的混亂,假如理清了思緒,就自動解決了。但這個題目卻似乎真的一樣,而且困惑中國足足一百年,造成莫須有的災害,真令人不可思議,令人浩嘆。


兩個針鋒相對的觀念,有的是矛盾的,有的則是不矛盾的,矛盾的不能並存,而必為一是一非,不矛盾的則可以並存,而往往是相輔相成。前者如邏輯判定的真與假,道德判定的善與惡,天然物的存在與不存在,數學運算的加與減等等。後者如大學所謂物有本末事有終始知所先後之本末終始先後,乃至於一般人常討論的中與西,古與今,傳統與現代,文言與口語,法治與人治,權利與義務,在朝與在野等,甚至易經中的道與器,孔子的仁與智,朱子學中的理與氣,佛法的真與俗,道家的有與無等等。總之,嚴格的矛盾是以邏輯為尺度的,那是死的劃定;而凡屬人間之事,尤其屬於文化的生命的聰明的事,都是活的世界,其中看似矛盾不能並存而針鋒相對的事物,往往是兩面可以並存且必需兩面俱到而互相玉成為一整體的。


不能並存的針鋒相對,其相對性是直截而為人所輕易熟悉的;可以並存的針鋒相對,其相對性是有屈折而不易為人所熟悉的。人類假如自相矛盾而不自知,將兩敗而無一成,固為愚昧;但假如誤可兼容者而認為矛盾,則為一偏之見,雖亦有一面之成就,但未見全體,是亦不智也,況所偏者在其小而遂遺其大,則不只近愚,或將有災禍之臨也。


若更具體考察,把"記誦和創造力"兩者擺在一起比對是不相倫類的,由於在教育的應用上,這兩個觀念是不在一個層次上的,是不能比擬對以論長短高下的。記誦是體上的觀念,而創造是用上的觀念--或可說記誦是因,是學習時的依據,而創造是果,是學習後的功能。假如將記誦和創造力比對,問那個比較重要,依一般人立刻產生的結論無疑是創造力為勝場。所以,假如要和記誦有所比較的話,應該說成:記誦與思辨,實在就是"記憶力與理解力"。這個疑問用一句話說出來,即:"在教育的工作中,那一邊的份量應該重些?"──這是吾人在推廣讀經之最初期,就一直關心的題目,而且已經給了很周全的回答了。讀經理念的推廣,第一步就要解決這個題目,否則,讀經是不可能被接受的。甚至可以說民國以來百年的中國教育哲學就是在這上看走了眼,以至於百年以後還會有錢學森之問。


美國人是相稱無邪的,他們從英國名流那裡得到一些文化教養和基督信奉的傳統,穩住了他們的社會人心,而等閑地享受了歐洲產業革命的果實,加上本身新大陸的開發的經濟上風,又在兩次世界大戰中平安無事,尤其是二次戰後以其軍事和經濟的實力羅致全世界的大科學家,集世界科學成就於一身,於是徐徐認為科學(包括思索與知識)可以代表一切,在教育中逐漸以思索、知識為尺度,謂之"科學掛帥"。知道了這些,他們從小學就這樣教孩子就不足為奇了。


人類主要的學習能力有兩種,一是記憶,一是理解,各司其職,各有其用,而且相輔相成。但這兩種能力在一個人的成長歷程裡,是有時機性的。我以為善用其時機,令兩種能力都得到最大化的開發,纔是教育的准確選擇。──在個人來說,讓每個人都不曠廢兩種機會,在群體來說,讓社會出各種成就的人纔。


凡是思索、知識,亦即科學性之學習,所用的是理解力。而理解力的發展是後起的,是緩慢的,而記憶力的發展是先行的,是快速成長,快速成熟的。最值得留意的是:記憶力的開發,並不妨礙理解力的開發,甚至是有助於理解力的開發。這在二十世紀初以來的美國教育主流學者,由於陶醉在國勢蒸蒸日上的自豪中,是無論這一大套的。而民國以來的中國人,唯美國思惟之馬首是瞻,亦不會管這一套的。於是,美國拋卻了記憶的教育,其所自誇的所謂"創造力",百年來除了科技的成就外,不見有領袖時代的人文思惟巨匠,整個國家治國方針,沒有高瞻遠矚的聰明,沒有悲天憫人的情懷,所以纔把整個世界引導到如今這個局面,辜負了這個時代,這是很對不起世界的。而中國事既拋卻了記憶的教育,連理解教育也沒有學好,所以兩面落空,百年來不出一個人纔,對不起自己,對不起祖先,對不起時代,也對不起世界。將來中國如欲出人纔,中國如欲領導世界,美國式之人纔,不足傾慕也,美國式之領導,不足為訓也。(這些論點散見在讀經教育理論中,也可以說每一次演講,每一篇文章,每一句話,都只在說這些意思,請有心人多參考。)


本文的作者,就不要驚奇美國小學老師怎麼這樣教孩子了,由於他們除了這一套以外,再沒有別的了。不外,既然中國事兩者全無,也難怪他如見天神了。尤其美國老師那一段話,是似是而非的,至少是不完整的,但近代的中國人卻認為是清規戒律,聽了不免瞠目結舌:


『對人的創造能力中有兩個東西比死記硬背更重要:一個是他要知道到哪裡裡去尋找所需要的比它能夠記憶的多得多的知識;再一個是他綜合使用這些知識進行新的創造的能力。死記硬背,就不會讓一個人知識豐碩,也不會讓一個人變得智慧,這就是我的觀點。』


這個小學老師和近代的中國學者一樣,老是把不該對立的東西對立起來,而自己站在一個自認為是的制高點上,然後否定另一邊,這是思索的混亂和不完整的表現。或許這位老師是為了回應本文作者的質問:"為什麼不讓兒童背一些重要的東西",而故意站在另一方所說的話,由於本文作者發問的心理本來就是把這兩者對立著而問的。


豈非背誦,就是劣義的"死記硬背"而有礙於智慧並有害於知識的豐碩?這恐怕要看是背什麼,怎麼背和什麼時候背,纔能斷定曲直,不可一概而論。但假如美國老師是科學一層論者,他是不會想這麼多的--美國教育,號稱從小就注重思索練習,而這位老師被練習成這樣子,那教育我看也不見得是成功的。


理清了人道內涵的全幅性和人道發展的全程性,就不會有這些無謂的爭論和歆羡了,而中國的教育也就有前途了──這裡所謂的前途,不是一般人說的超歐趕美,一舨人說的超歐趕美,只是在科學上要與人一別苖頭,那是一種窩囊廢的憤恨之言,是很阿Q的。


吾人的教育,只是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人道既然有兩面,就應該兩面俱到,人道的發展既然有其天定的時機,那就應該後天而奉天時,不急不徐,水到渠成。


教育只是盡其可能的開發人道,在人道眼前,中國人固不可自大,亦無須驚恐也。


當然,吾人也願將此教育理念推廣至美國,傳於世界。因為天不變,地不變,道不變,人道不變也。由於天不變,地不變,道不變,人道不變也。


爱和乐汉字宫爱迪英语儿童中西文化经典导读
全国免费服务热线:400-6610-576 Email:hzgshop@163.com 电话:0592-8589187 地址:厦门市前埔东路60号
《中华人民共和国电信与信息服务业务经营许可证》编号:闽ICP备09030269号 版权所有©(儿童识字)汉字宫订购网